1. <s id="zsjwr"></s>

      <del id="zsjwr"></del>
      <i id="zsjwr"></i> <span id="zsjwr"></span>
    2. <i id="zsjwr"></i>
      <del id="zsjwr"><bdo id="zsjwr"></bdo></del>
      乐文小说网 > 捡宝圣手 > 1章:突然出现的异能

      1章:突然出现的异能

        刚入腊月没几天,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,早晨八点二十七分,裴缈走出医院大门,望着自己裹满纱布的右手,郁闷叹息:“本来想去做个临时演员赚点外快的,没想到却送了几百块给医院,唉……也不知道剧组给不给报销……”

        今早六点多钟,裴缈在夫子庙跟一个剧组拍古装戏,没想到忽然发生意外,饰演女主角的女明星雪阳吊威亚的时候,挂钢丝的威亚扣脱焊,雪阳突然从空中坠落。

        裴缈正好在下方,接住了雪阳,雪阳倒是安然无恙,裴缈却被砸倒在地,浑身疼痛,右手还被一块摔碎的玉佩给划出了一道三厘米长的伤口,当场流了很多血。

        为了裴缈健康和安全考虑,剧组打电话叫来救护车,把裴缈送到医院做检查,进了医院后,医生先给裴缈处理了伤口,然后让裴缈做个全身检查,以防有内伤,检查结果还不错,除了手背上的伤口外,左胳膊肘有轻微擦伤,其他一切正常。

        眼看时间已近八点半了,裴缈不敢耽搁,赶紧去地铁站乘地铁去清凉山上班,他在清凉山古玩市场的一家古玩店里做店员,底薪3000,提成1%,工资很一般,但就是这么一般的收入,他即便是手受伤了也要去上班,因为请假一天要扣200。

        进入清凉山公园,裴缈一路小跑,来到一家古风装修的古玩店前,店面不大,门是玻璃门,与店铺的古风装修不太搭,店铺招牌上写着“古瓷坊”三个字,店里的物件以瓷器为主,裴缈在这家店打工已有两年了。

        裴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8:57,还好没迟到,裴缈的老板总是喜欢找理由扣他工资,迟到一次,起码要扣五十块。

        裴缈快步走进店中,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留着唇须的中年人站在柜台后面玩手机,他一边看手机一边猥琐地笑,手机里传来很动感的音乐声:“社会很单纯,复杂的是人……”

        这人就是裴缈的老板,沈明。

        沈老板玩手机玩得很投入,裴缈都走进来了,他也没发现。

        “老板早。”裴缈来到柜台前跟他打招呼。

        沈老板一抬头,见是裴缈,赶忙收起手机,瞪着裴缈,道:“裴缈,你迟到了!”

        裴缈指了指墙上的挂钟,道:“老板,现在是八点五十八分,还差两分钟才九点。”

        沈老板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,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,一时间沉默了,没有扣到裴缈的工资,不开心。

        他看到裴缈的右手裹着纱布,不禁蹙眉问:“你手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裴缈若无其事地回答:“不小心碰伤了。”

        沈老板道:“受伤了?严重吗,可别影响上班啊,今天张艳请假去相亲,店里的卫生你一个人打扫。”

        张艳是店里的另一位员工,是老板的表外甥女。

        裴缈呵呵一笑:“她就算上班,也没见她打扫过卫生。”

        沈老板挑眉道:“这种事别跟我说,你自己找她协商;我出去逛逛找点货,就在附近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        沈老板说完就穿上外套离开了店铺。

        裴缈走到柜台后面,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工作服换上,然后开始清点货物,他扫了一眼满店的古玩,微微轻叹,这满店琳琅满目上百件东西,看起来眼花缭乱,很是唬人,但其实真货不多,能算得上正经古玩的,不超过五件。

        古玩市场上的小古玩店大多如此,缺好货已经成为一种常态。

        古瓷坊最好的古玩是一只清朝乾隆年间的官窑青花缠枝梅纹瓷瓶,这可是他们店的镇店之宝,价值不菲。裴缈每次清点货物时,第一个要看的就是这只青花瓶。

        可今天当他看向这只青花缠枝梅纹瓶的时候,他愣住了,他发现这只青花瓷瓶似乎在闪闪发光,他以为自己眼花了,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,再次望去,依旧发现这只青花瓷瓶在发光,仔细一看,似乎是瓷瓶表面散发出一层层很薄的光圈,数一数,一共五层光圈。

        “见鬼了。”裴缈再次揉了揉眼睛,觉得太诡异了。

        当他揉完眼睛,不经意间看到旁边货架上的一只青花瓷碗,这只青花瓷碗是康熙年间的一只民窑青花瓷碗,这只青花瓷碗也在发光,外表也有好多层光圈,他数了一下,一共六层光圈。

        但瓷碗的光辉和瓷瓶的光辉颜色不一样,瓷碗的光圈呈很淡的黄色,瓷瓶的光圈则是呈比较正的黄色,很明显,青花瓶瓶的光圈颜色要深一些。

        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裴缈一时间满脑子问号,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规律,这两个发光的东西,都是老物件。

        于是他又去看店里其他的几个老物件,果然,他的猜想是正确的,只有老物件才能散发出光辉,民国时期的东西虽然也会发光,但是只有一层微弱的光圈,不仔细看几乎都很难发现。

        裴缈仔细研究了许久,终于找出了规律,这些光圈,跟物件的年份有关,一层光圈代表五十年,而光圈的颜色,则跟这个物件蕴含的工艺价值有关,工艺价值越高,颜色越深。

        有了这个惊奇的发现,裴缈兴奋坏了,自己的眼睛居然拥有了超凡的能力,能看出古玩的年份,这还了得。

        他拿起乾隆官窑青花缠枝梅纹瓶,想要仔细研究研究自己眼睛的特异功能,由于这只青花瓶实在太美,所以即便裴缈右手受伤,他还是忍不住用右手的指尖轻抚青花瓶,可当他右手碰到这青花瓶的时候,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立体画面,画面竟然就是这只青花瓶,裴缈愣住了,双眼发直地站在那里。

        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所有的一切早已超出了裴缈的认知,他缓缓收回右手,当他右手离开青花瓶的时候,脑海中画面也随之消失。

        裴缈尝试了好几次,终于确定,脑海里的画面,跟自己受伤的右手有关,右手触碰到东西,可以把这东西的画面传输到脑海里。

        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,因为他刚才试了几次,发现这画面竟是上帝视角,可以随意旋转,任何角度都可以观看,还可以拉近拉远,放大,缩小,拉到最近,可以直接看到青花瓶的内部,甚至看清青花瓷的瓷胎颗粒,堪比显微镜。

        裴缈把青花瓶放回到货架上,意念一动,脑海里又出现了画面,这次是纱布,就是裹在他右手上的纱布,纱布还带着血,无限放大后,纱布孔看得一清二楚,再放大,居然可以看清纱布的每一根线丝,以及纱布上的灰尘,再放大,可以看到线丝里的分子结构。

        “卧槽!”裴缈直接失声惊叫了起来。

        这实在太让人震撼了。

        惊叫之后,便是狂喜,裴缈敢发誓,自己活了二十四年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激动过,这是异能啊,可以透视的异能,再加上眼睛的异能可以判断古玩的年代,以后还有什么古玩能逃过他的法眼。

        兴奋之后,裴缈开始思考一个问题,自己为什么忽然就拥有了异能呢?他仔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事,要说特别的事,恐怕就是右手受伤了,他忽然想起来,自己的右手是在片场救女明星雪阳时被的玉坠划伤的,那枚玉坠是雪阳一直戴在脖子上的,发生意外的时候摔碎了。

        “难道那枚玉坠有什么特殊之处?能让人的身体产生变异?”

        似乎也只有这一种解释,可是裴缈对那枚玉坠一无所知,而雪阳是眼下内地演艺圈的当红明星,他就算去问人家,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搭理他。

        至于救命之恩……,呵呵,谁知道她有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呢。

        他索性不再去想这些,回到柜台后面,习惯性地拿出自己放在抽屉里的古玩书籍仔细阅读起来,虽然有了异能,但基本功也相当重要,如果是一个完全不懂古玩的人拥有了这两种异能,就能准确判断出古玩的价值吗,能判断瓷器的窑口吗,能判断古画的作者吗,都不能。

        退一步讲,这异能来得如此突然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获得异能,万一哪天突然失去了异能呢,还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古玩鉴赏水平,扎实的古玩鉴定技术才是最牢靠的。

        今天店里生意不大好,一天都没什么客人,裴缈也就看了一天的书,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一位客人走进了店里,裴缈抬头一看,只见是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,看起来约有六十岁,穿着十分朴素,身上的黑色羽绒服已经相当旧了,裤子洗得有点发白。

        “你好,老先生,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。”裴缈微笑朝老人打招呼。

        老人走到柜台前,略有些局促地问裴缈:“你们这里……收瓷器吗?古代瓷器,祖上传下来的。”
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76xs.com